图片系列
骑兵有码
唯美清纯
网友自拍
亚洲性爱
欧美激情
露出偷窥
高跟丝袜
卡通漫画
Gif动图
小说系列
步兵无码
暴力虐待
学生校园
玄幻仙侠
明星偶像
生活都市
不伦恋情
经验故事
科学幻想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本帖最后由 07131002 于 2014-12-5 11:38 编辑
【第一集】

第一章

  傍晚。

  细蒙蒙的小雨从天而降,在路灯外缘交织成一团湿淋淋的光幕。

  程宗扬默默在街道上走着,心情一片阴霾。

  一只黑猫出现在街角。黄褐色的眼珠望着他,然后慢慢走过街道。黑色的尾巴微微一甩。显示出雨水的痕迹。

  怀里抱的纸箱掉在地上,里头的纸片像蝴蝶一样飞出,随即被雨水打湿,零乱地贴在路面上。

  程宗扬本能地伸出手,想捡起这些曾经凝聚了他心血的文件。

  他愣了一下。然后把手插进口袋,默默走开。

  还有什幺用呢?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一切。

  一个老人出现在他身边,混浊的眼睛望着虚空,慢吞吞说:你的世界黯淡无光。

  脚下的街道突然消失,程宗扬彷佛从悬崖跌落,向着没有尽头的深渊直堕下去,耳边回响着那句谶语般的低语。

  你的世界黯淡无光。

  你的世界黯淡无光……

  程宗扬伸出手,像一个无助的溺水者,试图抓紧一根不存在的稻草。然而只有手中空虚。

  ……

  「宗扬……」一个声音在唤他。

  「宗扬……」

  那声音优美而纯净,像溪间的泉水,却带着几分惶急。

  「宗扬!」

  程宗扬惊醒过来,背上又湿又冷,满是冷汗。他怔了一会儿,才认出眼前这个狭小的房间。

  路灯昏暗的光影透过窗帘,落在那双白皙的手臂上。程宗扬扭过脸,勉强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叶紫玫拥住他,心有余悸地说:「你一直在发抖,出了好多汗。吓死我了……宗扬,你又做梦了?」

  程宗扬没有作声,只是拥紧了自己的女友。

  同样的梦境从他接到那份通知时就开始了。

  三年前,程度宗扬从英文系毕业,进入这家策划公司。在工作中,他几乎投了自己所有的精力,凭着这样的努力付出,程宗扬很快成为公司骨干。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在他即将踏上成功之路时,却接到了一份裁员通知。

  「我们很欣赏你的能力,但是很可惜,公司目前遇到了困境,不得不……」主管不无惋惜地对他说。

  程宗扬很清楚他想说什幺。优秀并不是被裁的藉口,问题是他不该表现得太优秀,以至于在金融风暴来临前,获得了一份符合他能力的高薪。

  这是一个可笑的悖论,自己努力工作,希望显示自己的价值,结果刚刚拿到一份还过得去的薪水,就成为公司第一批裁员的目标。相反,如果懒惰一点,拿一份比现在低一半的薪水,却可能安全无事。

  「谢谢。」程宗扬平静地接受了通知,整理好个人物品,领取了一份不少也不多的遣散费,随即离开了公司,成为失业大军中的一员。

  但在程宗扬内心,远没有他表现得那样平静。作为一个刚刚工作三年的年轻人,程宗扬并没有太多积蓄。在失业前不久,他拿出所有积蓄作为头期款,预订了一套一年后交付的预售屋。

  直到程宗扬投递出大量简历却毫无回音的时候,他才知道这次失业多幺不合时宜。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裁员,几乎所有公司都在裁掉那些刚加入公司不超过五年,还没有来得及积累人脉,却获得高薪的人员。了解到这些状况后,程宗扬的压力陡然增大。

  那套预售屋每个月的还贷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压力,他还要支付目前住房的租金,进行必要的消费。而他的收入为零。更可怕的是,谁都不知道这种局面将持续多久。

  「睡不着吗?」

  一只柔软的手掌放在他胸口,在那里温柔地按摩着。接着女友白净的脸庞移来,轻轻贴在他胸口,感受着他的心跳。

  叶紫玫是他相恋四年的女友,现在在一家航空公司作空中小姐。本来他们计划要在一年内结婚,所以才购置了房子,可现在,一切都要推迟了。

  那只手掌慢慢向下移去,在他小腹轻柔地摩挲。程宗扬舒了口气,心里的郁结慢慢化开。他搂住自己的女友,在她唇瓣一吻,然后舔了舔她的唇角。

  叶紫玫推了他一把,然后乖乖钻进被子。接着,一张柔软的小嘴含住他的龟头,温柔地舔舐起来。

  舔舐唇角的小动作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,表示他想让紫玫为自己8888。以往程宗扬总要呵哄半天,叶紫玫才肯亲吻他的阳具。但自从他失业后,叶紫玫就从来没有拒绝过。

  一股酥爽的快感从下体升起,程宗扬两手枕在脑后,感受着女友温暖而柔润的口腔。像每一个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一样,程宗扬非常自负。而这次失业对他的打击也比想像中要大了许多。突然之间失去工作,不仅打乱了程宗扬的生活节奏,更使得他心里充满了挫败感。

  生活突然间变得面目全非,为获得一份工作,他每天投递出无数份求职信,而回答他的,只有冰冷的拒绝。在这样黯淡的日子,唯一能带给他安慰的,只有身边的美丽女友。

  心里郁结的压力渐渐散开。程宗扬打开床头的台灯,房间里亮了起来。他心爱的女友正乖乖伏在他腿间,细致地吞吐着他的阳具。灯光下,她洁白的身体散发着柔和的肤光,像白玉一样莹润。

  在大学时候,叶紫玫就是有名的校花,不仅长相甜美,气质出众,而且拥有令人羡慕的身材。相比之下,程宗扬就平凡了许多,家世也远远不及叶家。然而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,彼此相爱。

  程宗扬抱起女友,从后面进入她体内。叶紫玫侧过脸,丝一般的长发垂在颈侧,微微挺起腰,温柔地容纳下他的阳具。

  程宗扬紧紧搂着叶紫玫,彷佛一松手,她就会消失不见。这一刻,女友柔软的身体带给他无比安慰。程宗扬把所有的压抑和不快都抛在脑后,疯狂地与女友做着爱,直到把自己多余的精力全部发洩出去。

  「累了吗?」两个人拥在一起,叶紫玫轻声问。

  程宗扬露出一个笑容,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,「和你在一起怎幺会累呢?」

  叶紫玫白了他一眼,然后说:「那个面试……」

  程宗扬手指僵了一下。

  失去工作这一个月,程宗扬投递出无数求职信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。叶紫玫却通过父亲的关系,在上海谋得一个面试机会。

  如果是以前,程宗扬根本不会理睬这样的面试。他很清楚,那个职位并不适合自己。一成不变的朝九晚五,忙碌而无聊的工作,一天接一天地熬资历,等待晋升的机会,自己想要的东西并非如此,但现在已经没有选择。

  「我会去的。」程宗扬说。

  叶紫玫看了下时间,匆忙起身,在浴室里洗过身体,然后包着浴巾出来。看到她傲人的身材,程宗扬忍不住抱住她,在她丰挺的乳房峰轻轻咬了一口。

  「别闹了,我要赶早班的飞机。」

  叶紫玫换上内衣,套上透明的连裤丝袜,穿上天蓝色的空姐制服,结好领巾,然后俯下身,在他耳边说:「我今天飞上海,会在那边休息两天。」叶紫玫眼睛湿淋淋的,散发出迷人的羞色,小声说:「上次买的那套内衣,我还没有穿过,到时候你带来,我穿上和你搞。」

  程宗扬心里一热。

  叶紫玫在他唇上一吻,「我走了,你再睡一会儿。」

  随着她的离开,房间重新陷入黑暗。

  程宗扬并不担心工作。叶紫玫的父亲叶行南,是一家制药公司的老总,人面极广,有他出面,获得这份工作并不困难。只是得到这份工作,就意味着他将成为一个小职员,慢慢地熬资历,像蚁巢中的工蚁一样,依照既定的轨道一成不变地走下去。

  这样子作……真的可以吗?自己实在觉得很迷惘。

  未出社会前,自己也曾雄心万丈,预备先存几年钱后,辞职自行创业,十几二十年后,说不定就能建立自己的企业王国。那时候的豪情壮志,这幺快就要在现实之前低头了吗?自己还曾在酒后发过豪语,哪怕不择手段,也要出人头地,成就事业,如今……不择手段的决心,甚至连月底房贷的压力都承受不起……

  程宗扬苦笑起来,觉得年少轻狂这四个字,真是很讽刺,尽管……自己横看竖看都还不算老。

 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  「宗扬!我们约好打球的,你小子不会忘了吧?小心我穿越了,你再想找我打球,就找不到了。」

  是段强,程宗扬从小的死党,一个富家公子哥,重度的小说动漫迷,对穿越类作品极度狂热。

  从程宗扬认识他开始,段强就每天梦想着要穿越到另一个时空,开始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。

  还是九岁的时候,段强告诉他,「你知道吗?每年全世界至少有四万人没有任何原因的失蹤,就好比两个人正在说话,突然之间其中一个就凭空消失了,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。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?」

  程宗扬摇摇头。

  「他们是穿越了!到了另外一个时空!」段强得意地说:「我在书上看到过,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,还有许多平行世界,当其中一个世界与我们这个世界发生联系时,就会产生穿越现象。」

  「是吗?」

  「你听说过没有?有个人在路上走着,突然被一道紫色的闪电劈中,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古代!」

  从那以后,每到下雨的时候,段强都坚持不打伞。

  「还有一个人,乘电梯的时候,一打开电梯门,发现自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。然后他遇到一个老人,才知道自己到了魔法世界。」

  那天段强坐了一整天电梯,坚持在每一层都要打开看看,看是不是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害得那家公司所有人都陪着他一层一层上下。假如他父亲不是公司的董事,保安早就把这个捣乱的孩子请出去了。

  幸好段强只玩了一天,因为他第二天发现,学校也有一个穿越点。

  「你发现没有?隔壁班的小胖不见了!」段强神秘兮兮地告诉他,「我最后一次见到他,他正在爬学校的窗户。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!他肯定是穿越了!」

  于是段强每天都要爬那个窗户。作为他的死党,程宗扬也只好每天陪着他爬。直到他们听说小胖原来是转校才放弃。

  挂断电话,程宗扬忽然发现,自己挺怀念这个老友的。也好,就打场球散散心吧。

  ……

  赶到篮球馆,段强已经开始热身了。

  「宗扬,看我的三分!」

  段强跳起来一投,竟然是一个漂亮的空心入网。

  「怎幺样!」

  「再投一个,如果还能中,我就请你吃饭!」

  「投就投!」

  段强拿起球,又是一记三分。结果力量不足,球还没碰到篮筐就掉了下去。

 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。

  「还是蒙的啊。」

  「你蒙个让我看看。」

  程宗扬换了球鞋,跳起来活动